不靠养儿防老的瑞典,如何实现在家养老?

在瑞典,每个人都有权利在家里安心老去。即使功能退化,也不用仰赖子女、老伴照顾,享有老年的尊严。

住宅不是商品

每个生命阶段都能找到最合适的家

瑞典的住宅政策规定,只要和住宅法人签约,就可以一辈子住在只租不卖的社会住宅。随着年龄增长,居住需求不同,也可以登记换屋。其中老人住宅分为55+和65+两种型式,内有完整的无障碍设施,提供55岁和65岁以上的住户登记。

瑞典人视居住权为人人都该享有的基本权利,住宅不应该是商品。除了可买卖的私人物业,也有不少只租不卖的社会住宅。许多瑞典人终其一生都未买房,而是随着生活状态的改变,搬进不同类型的房子。如果开始出现失能状况、需要24小时的照顾,也有提供全天候服务的特殊老人住宅。

我的瑞典朋友说,她宁愿把钱拿去旅游,而不是缴房贷。国人喜欢买房,将房子视为一种投资、留给子女的财产,最好能三代同堂。但在瑞典,家长通常不会和成年子女同住。

一个朋友曾在等候入住社会住宅期间搬回老家,和妈妈一起生活。结果生活磨擦不断,妈妈受不了儿子,儿子也受不了妈妈。瑞典人不喜欢和成年子女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亲子不同住

独立却亲密

瑞典的高中生毕业时,无论男女都要戴上海军帽、举行盛大的游行,庆祝成年。接着就搬出家里,住进大学城附近的社会住宅。即使是身心障碍的孩子,18岁之后也会离家独立生活。

对瑞典人而言,和双亲同住是种万不得已的选择。和妈妈一起住的成年人,甚至会被称为“妈宝”。

不过,没有住在一起,并不代表瑞典的亲子关系疏离。不少瑞典朋友会每天打电话给父母,关心他们的生活。我认识一位80多岁的奶奶葛丽泰。葛丽泰在老伴过世后,一个人经营家中的民宿。两个儿子就住在附近,孙子也不时来和奶奶聊天。甚至连已经离婚的前媳妇,都还经常来找葛丽泰喝咖啡。

不靠养儿防老的瑞典,如何实现在家养老?

在我国,已婚子女和父母同住的比例不低。但维系这种家庭型态的可能并非情感,而是务实的照顾需求:子女需要爸妈带孙,爸妈老了需要子女照顾。相较之下,瑞典公部门提供完善的托育政策和居家照顾服务,两代之间反而可以维持独立却不失亲密的距离。

老人失能

国家照顾生活,家属照顾心情

在瑞典,谁来照顾年迈、失能的长者?

瑞典各地的市政府提供相当具弹性的居家服务。以葛丽泰的例子说明,平时她可以自己烹饪、自理生活,一周只需要1-2天的送餐服务。有阵子因为眼睛、膝盖退化,需要更密集的居家照顾。待治疗之后,又回到一周2天的频率。

在瑞典,居家服务和照顾的范围很广,买菜购物、打扫煮饭、洗澡穿衣,从日常家务到轻度护理都在服务范围内。如果有需要,居家照护员一天可以拜访老人家8-10次,甚至早晚都去。

不靠养儿防老的瑞典,如何实现在家养老?

为什么居家服务可以如此广泛又深入?瑞典居家照护员受聘于市政府,福利好又有完善的职业训练。此外,瑞典城市的住宅距离相近,通常骑自行车10-15分钟就能抵达下一个老人家。

例如,居家照护员可能在上午抵达A老人家协助洗澡,1小时后到B老人家打扫,接下来又回到A老人家煮午餐。下午,先买好C老人需要的生活用品,再回到A老人家协助他吃点心。

有了居家照护员的协助,瑞典人即使年纪大了,仍能维持独立的生活。但子女也非就此「放生」爸妈。瑞典的学术研究指出,在南欧、亚洲等强调家庭主义的国家,家属提供失能者的通常是近身的照顾。例如协助用餐、沐浴、如厕等。但在瑞典,家属负责的多是情绪和生活上的陪伴:聊天、帮忙买手机、付帐单、领处方签用药、咨询医师的意见等。

除居家照护员以外,瑞典也有认知症日间活动中心、短期照顾中心和提供24小时照护的的特殊老人住宅。家属可以根据长者各阶段的需求,选择不同类型的服务搭配使用。此外,瑞典工薪阶级劳动条件良好,多数人到4、5点就可以下班去接机构的父母,不必担心工作、家庭蜡烛两头烧。

从小到老都活得快乐健康

照护费用自然减少

瑞典人的平均寿命长,老人失能的比例却很低,卧床天数也远短于我国。除了环境干净、劳动条件好以外,他们也从年轻时开始积极的投资自己的健康。

在瑞典,雇主每年必须支付一笔费用,让员工可以积极的管理自己的健康。像是为雇员支付参加健身房的费用、让雇员在上班时间内去运动、上健身课等。因此,瑞典人从小到老,都有健身的习惯。不论风吹、雨淋、下雪,路上都可以看到慢跑者的身影。

此外,瑞典早在19世纪时就有自组社团的传统。当时,为了让不能上学的小孩、平民学习知识,民间自发性地成立读书会、运动社团的风气相当盛行。时至今日,许多老人都会自发性地参加好几个民间组织或社团。

一个活跃的瑞典老人,可以同时参加好几个社团:编织社、合唱团、撞球社、爵士乐团…我自己参加的空手道社,就有好几个教练是精神矍铄的老爷爷。

除了鼓励老人自组社团,瑞典的老人聚会中心也举办各种活动。例如和居家照护员合作,带无法自行出门的老人外出、协调自然保护协会举行户外踏青活动等。相关研究显示,参与社交活动的老人,身心状态更好。聚会中心花费不多,却能有效减缓老人失能和退化的状况,也削减了可能的照护费用,为国家和个人创造双赢。

如此福利,背后的税收制度是怎样?

瑞典过人的福利制度,奠基于它独特的税制基础。薪水不高的博士生,要缴31%的所得税。大学的教授,更是税率高达50%以上。

此外,瑞典税制规定,所得税缴给地方政府,营业税缴给中央政府。高额的所得税保证了地方政府有足够的财力服务当地民众,同时积极创造当地的工作机会。例如,老人照护工作就相当适合由当地人从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indata.com/sports/2018/0517/3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