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库卡这两年:像压扁的弹簧 随时准备出击

第一次跨出国门到海外执教,库卡就像一个蜷缩的刺猬,把自己的内心包裹起来,他缺乏安全感,所以极力表现出掌控欲。自最新体育新闻获悉,库卡更像是一个压扁的弹簧,弹簧的最顶端绑着一副拳套,随时准备出拳。

鲁能与永昌队比赛结束后,库卡怒气冲冲地返回巴西,生气的原因是俱乐部不同意他将假期延迟到12月15日的决议,而是坚持只放到12月8日。离开之前库卡说他还是主教练一切说了算,可是如果12月8日前不回归的话,主教练还会是他吗?

两年来,始终没有融入这座城市

联赛倒数第二轮鲁能客场对阵广州恒大,虽然依旧没有击败这个对手,但是平局的结果已经非常不错,最起码这一次鲁能没有成为垫脚石,同时又把亚冠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比赛结束后库卡的心情很好,他去了广州的一条商业街。

那条街是外国人聚集地,有很多安静的酒吧。在这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相聚于此,互相交流倾诉。库卡点了一杯酒,听着柔和的音乐,思绪纷飞,他似乎很享受这片刻的美好。

体育新闻网报道,回到济南这座他生活的城市,大多数时间里库卡的轨迹是两点一线:俱乐部和家,偶尔去泉城广场附近的一个酒吧喝点东西,或者到省体旁边的布诺意大利餐厅吃饭。在他看来,济南合自己胃口的场所太少。

刚来的时候,鲁能给库卡安排了一个别墅,之前的外教大多居住于此,不过库卡并不满意,他认为面积不够大。事实也是如此,因为整个“库氏家族”都来到了济南:库卡的母亲、妻子和两个女儿以及弟弟小库卡一家。

最后库卡全家住在一个联排别墅里,平常都是自己做饭,他们吃不惯中餐,有时候会支起炉子来一顿烧烤。库卡的母亲和妻女经常返回巴西住一段时间,没有亲人陪伴时,他也很少出门,娱乐活动只是偶尔打打斯诺克。库卡喜欢钓鱼,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在济南的这两年,库卡爬过千佛山,看过趵突泉,也去游乐场玩过,但仅此而已,他始终是个异乡人,对这座城市感到陌生。库卡牵挂巴西,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家庭,在鲁能执教期间,他的妻子肝上长了肿瘤,他的弟弟小库卡心脏已经做了两次手术,至今还躺在病床上。

他既自我封闭,又极具掌控欲

鲁能延续多年的球迷开放日由库卡终止。这两年,位于南二环的鲁能基地始终大门紧闭,每一堂训练课都是封闭训练,跟队记者想去采访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更何况球迷。

对外库卡紧闭大门,对内又何尝不是。

在鲁能成绩不好的那段时期,俱乐部希望球队可以得到鼓励,因为与外界隔绝,没办法,只好组织员工到训练场给球员加油,就连司机、厨师和保安都去了。库卡看到这么多人围在场边很不高兴,他向队员宣布这堂训练课只练体能,最后不欢而散。

鲁能出征客场时原本工作人员和球员一起出行,库卡认为大巴车是球队的领地,绝对不能出现外人。所以,每次鲁能打客场,鲁能的大巴车前永远都有一辆额外租来的车。

库卡掌控鲁能的一切事物,每个客场比赛的出行方式、出行人员、车次或者航班时间、训练安排都亲自决定,但是往往最后一刻才给出明确指令,迫不得已工作人员每次都多订几张票,没去的人只能临时退票。

“咖啡门”事件让库卡对媒体充满敌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拒绝所有媒体的采访,可是当想表达某些诉求时,他又会主动联系媒体。对于媒体的报道库卡其实很关注,他经常让一个贴身的巴西小翻译传递媒体的态度。对于不认同的观点,库卡总会强调:“你没有看过我们的训练凭什么这么认为?”说这番话的时候,他似乎忘了,是谁堵死了与外界沟通的大门。

库卡自己带来的人都倒戈了

由于敏感多疑,库卡时刻在扞卫自己的权威,对待不听话的球员,他向来毫不留情。

2014赛季,崔鹏荣升为副队长,因为在一场比赛结束后将球衣扔在地下,结果被扫地出门,如今濒临退役。本赛季客串不同位置,不断救火的赵明剑发了一条质疑用人的微博,随后被全面封杀,直到客战恒大后防线无人可用时才重新进入18人比赛名单。

此外,库卡剥夺了王永珀的队长袖标,然后交给了王大雷,之后又废除了王大雷的队长身份,新队长易主为蒿俊闵……如果你认为库卡心胸狭窄,但是他又对曾经顶撞过自己的戴琳极为器重,很多发生在库卡身上的事情真的很难解释。

即便如此,这两个赛季鲁能队内依然风平浪静,没有人闹事,本土球员都清楚库卡的脾气,只能选择接受。大家不反对库卡,但是也谈不上喜欢,更关键的是,鲁能曾经对库卡表示绝对支持,比如“连坐制度”。可是外援并不买账,蒙蒂略和他形同陌路,自己亲自带过来的塔尔德利跟他冷眼相对,对于这一切,库卡很清楚,不过他认为这是长时间轨迹下球队的正常内耗。

在文化碰撞下艰难生存

17年的教练生涯,除了米内罗竞技队外,鲁能是库卡执教时间第二长的俱乐部。

中国和巴西是两个社会制度完全不同的国家,作为国企的鲁能又与巴西俱乐部差异很大,在各种文化碰撞下,库卡艰难生存。

这两年,库卡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对于俱乐部的不满可以从他的肢体语言中清晰体现。库卡并不给鲁能面子,两年来,他总是抱怨鲁能没有给予他彻底打造球队的权利,这是他最大的怨气。“每到一支球队我总是按照我的想法来工作,能换的队员就换,能签的队员就签,刚到米内罗竞技的时候,我一口气更换了19名队员。”

库卡的要求鲁能无法满足,比如引援。本赛季没能及时引进亚外被证明是鲁能亚冠溃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库卡的目标是洪正好这种在五大联赛立足的球员,对于鲁能相中的郑仁焕不屑一顾;而在本土球员方面,他看中了武磊和吴曦等非卖品。

库卡总是认为自己得不到支持,后来他渐渐明白了,自己直接对话的是俱乐部总经理,但是总经理还要一层一层再向上汇报,“我以前不太懂这边的规矩,现在能理解鲁能的工作机制了,耐心最重要。”

被助理裁判詹炜击打事件最具代表性,库卡说他是红着眼睛走进家门的,他始终认为可以通过律师和法律手段进行解决,现实却让自己感到耻辱和灰心。

文化差异导致做事迥异的另外一个例子是,去年库卡曾经在俱乐部大厅中向工作人员发红包,每个二三百元不等,在巴西他可能每年都这么做,但是这里是中国。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优府网】官方微信(微信搜索“优府网”或“uninf-media”关注)

(体育责编:宋倩 )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indata.com/sports/2018/0202/1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