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希·塔鲁尔

关键字: 印度莫迪科普反科学反智主义伪科学瑜伽整容手术

不久前,印度人力资源发展部(前教育部)国务部长萨蒂亚帕尔·辛格声称达尔文的“自然选择”进化论“不科学”,因为“从来没有人——包括我们的祖先在内——曾经说过或记录过他们亲眼看见猿变成了人。”这种耸人听闻的说法不过是本届印度政府炮轰科学的最新例子罢了。

印度宪法规定,弘扬“科学品性、人文主义和探索改革精神”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也是国家政府的责任。印度开国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曾经说过,宗教往往使人“狭隘偏信、重情轻理”,产生属于“隶从者”的品性,而科学则产生“自由者”的品性。

然而对当今执政的印度人民党而言,这些观点反而显得有些“过时”。从魁首到党众,印度人民党想向学龄儿童灌输一种观念,即进化论只是生命起源的假说之一,地位并不高于宗教命题。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从教育大纲里剔除进化论。

达尔文并不是他们唯一的靶子。今年早些时候,另一名印度人民党骨干、拉贾斯坦邦教育部长瓦苏德夫·德夫纳尼声称,牛是唯一一种吸入氧气、呼出还是氧气的动物。印度人民党及其簇拥者崇拜牛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他们屡次以保护牛为名袭击人类,这种做法即便在许多温和支持者看来也太极端了。

辛格和德夫纳尼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辛格是化学专业出身,而德夫纳尼则念过工程学。但显然学校和领导岗位都没能教会他们一个道理,不可迎合无知者。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拉贾斯坦邦高等法院前任法官马赫什·钱德拉·夏马身上。据报道,这名有理工科背景的前法官去年在接受采访时声称,印度国鸟孔雀雄性“终身禁欲”,靠滴下的眼泪使雌孔雀受孕。他提出既然印度教神只黑天用孔雀翎装饰头冠,便足以证明雄孔雀禁欲。

据传孔雀听了少年黑天的笛声赠给他一根羽毛,他骄傲地戴在头上

就连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也加入战团,对科学发起攻击。莫迪希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熟悉科技的新世纪领袖,但2014年10月他却在出席孟买某医院落成典礼时声称古印度已经掌握了整形外科手术,证据便是印度教的象头神伽内什。他还说古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证明了“当时的印度人已经有了基因科学的概念”。恐怕莫迪忽略了一个事实,哪怕最小的幼象脑袋也不可能安在最粗壮的人类脖子上。

不过印度人倒确实是最早进行整形外科手术的民族。印度诞生了全世界第一位有案可查的外科医生苏胥如塔,也出土了现存最早的外科手术器械,其年代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世纪。而且印度史料里也的确有对鼻外观整形手术的记载。把史实跟象头人身的神话故事混为一谈,既对科普事业造成严重伤害,也是对那些取得成就的古人极大的不尊重。

无独有偶,莫迪还曾于2014年对印度的学龄儿童宣布,气候变化根本不是什么环境问题,而是人类适应冷热能力的问题,这种能力随着时代不断变化。他在电视上告诉全国观众,全球变暖“只是人类的心态问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indata.com/ami/2559.html